論道湖南與實幹興湘,是當今湖南的兩個熱詞。怎樣在時代的方位上詮釋它們的意義?怎樣看待它們的關係?仍然需要我們每一個湖南人好好思量。
  說到論道湖南,很多人可能會想到“坐而論道”這個成語。“坐而論道”本是個中性詞,但在一定的歷史時候,被當作了一個貶義詞,與誇誇其談連在一起,被當作實幹的對立面,而受到人們的口誅筆伐。問題的關鍵是,坐而論道與實幹就一定是水火不相容嗎?如果沒有論道論出來的路徑、模式或“樣範”,實幹難道不成為了瞎乾亂忙嗎?因此,我們反對的是只說不做,只重表達而不重行動,而對論道本身,則不必“非議”,這是對“道”必要的恭敬,這是對“論”必要的尊重。因此,還論道的本來面目,給論道以一定的歷史地位,這是我們這一代人需要做的。
  論道,在湖南可以說有光榮的傳統。拿南宋來說,雖然國運衰落,但思想的種子仍然具有生命力。當年岳麓書院的兩把椅子,坐著朱熹和張栻,他們討論的話題,也就是“當喜怒哀樂未發時,心不偏不倚,這就是中”,“當喜怒哀樂發生時,把握好了度,這就是和”這樣的問題,令前來聽講的人絡繹不絕,一時“馬飲則池水立竭,輿止則冠冕塞途”,論道之盛況,不但糾正了湖南文化場中“辭意多急迫,少寬裕”這樣的弊端,而且影響了中國曆史千餘年。其實,“朱張會講”論述的問題,不但是人性的大本大源問題,也是人與人的關係問題,人與時代的關係問題。朱熹不但是哲學家、理學大師,也是當時能幹的官員。比如他治理南康時,甩出的三板斧“寬民力,敦風俗,砥士風”,就極有見地。
  再說1895年,陳寶箴任湖南巡撫時,開學堂,辦報紙,興實業,使湖南成了當時最富朝氣的省份。開辦的時務學堂,論道的風氣十分濃烈,由上海轉湖南辦的《時務報》,刊登的梁啟超一篇篇時評政論,議論新穎,文字通俗,直指時弊,“士大夫愛其語言筆札之妙”,這些都是後來戊戌變法的前奏,並且為這場變法奠定了實踐基礎。
  我們再把目光投向1918年。當時,毛澤東、蔡和森等成立了新民學會。“新民”是從《禮記》中“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中引用來的。新民學會以“革新學術,砥礪品行,改良人心風俗”為宗旨,會員們討論國家大事和世界形勢,研究俄國十月革命經驗,組織和領導了湖南各階層反帝反封建鬥爭。這種“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論道,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準備了幹部,並且爭取了群眾基礎。
  論道,不是清議,不是空談,實際上它與“實事求是”的內涵是一致的。“實事求是”的“是”就是規律,就是道。在存在的事物中去尋找規律,去探求解決問題的辦法,這是“實事求是”的定義,也是我們黨的思想路線的精髓。論道湖南,也就是從歷史的維度和世界眼光,審視當今湖南的問題,以問題為導向,去探求破解之道,為省委省政府的決策提供參考,為全省提供良好的生態輿論場。
  要讓論道湖南成為一種風氣。當今湖南處在改革的關鍵時期,很多改革中的問題,是需要碰撞爭鳴和群策群力方能解決的。怎樣對接長江經濟帶,怎樣淘汰落後產能,讓產業佈局更為合理,需要論道;怎樣讓環洞庭湖經濟圈更加秀美豐饒,怎樣把湘江打造成東方萊茵河,需要論道;怎樣清理權力清單,怎樣推進政府機構、行政審批改革,需要論道;怎樣破除無處不在的潛規則,怎樣從制度層面上真正解決“燈下黑”的問題,需要論道;怎樣解決好牽涉到老百姓利益的上學難、就醫難、就業難、辦事難,需要論道;怎樣讓“湖南文化現象”長盛不衰,怎樣促進文化與科技的融合,需要論道。等等,需要論道的事情千繁百雜,又都是急需要面對的。論道湖南,既要打造好核心智庫,讓專家團隊發揮好智囊作用,又要群策群力,讓百姓從他們關心的層面上論道,讓百姓聲音,成為論道的主體聲音。我們要形成一種論道湖南的風向標。要形成這樣的共識:對於一個時代來說,年輕人不問政事,只沉溺於網游和娛樂八卦不是好事;老百姓莫談國事,只牽掛柴米油鹽和一地雞毛,這個時代是脆弱的。此外,還要加強論道湖南的陣地建設、渠道建設、平臺建設,讓論道的聲音有噴發口,有展示地和激蕩迴環處。因此,紅網的“論道湖南”專欄,可以說開風氣之先,為論道湖南帶了一個好頭。
  論道湖南,最終要落在實幹興湘上。馬克思說:“為了實現思想,就需要有實踐力量的人”,馬克思的話,實際上闡述了論道與實幹的關係。論道湖南是實幹興湘的前提,實幹興湘是論道湖南的結果。有了好的論道,就會形成方案和操作指南,我們甩開膀子乾,我們揮汗如雨乾,我們一張藍圖乾到底,讓智慧的論道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湖南的面貌就會煥然一新,這既是思想的勝利,是群眾路線的勝利,也是辯證法的勝利。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奮鬥目標。對於湖南來說,也有一個實現省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問題,這是湖南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必須要面對的主攻方向。在湖南爬坡上坎、發力提速的時候,有必要釐清論道湖南與實幹興湘的關係。我們還要十分註意,在論道湖南時,既要解放思想,又不能脫離國情省情去論道,否則會走火入魔。在解放思想中統一思想,同時形成生動活潑、心情舒暢的論道氛圍,應該是論道湖南的方向;我們在強調實幹興湘時,必須堅決反對帶血帶淚的GTP,這樣我們的實幹就會科學和有意義。只有這樣,一個帶有全新治理思想和充滿活力的湖南,一個提升人民幸福指數的湖南,就會出現在世人眼前。
  事實上,論道湖南是一個關乎頂層設計的重大問題,在這個去中心化的思想多元時代,我們尤其需要借助“論”來釐清思想、統一共識;同時,實幹興湘是論道湖南的落腳點,光論不乾就是形而上學,只有腳踏實地才能更好地仰望星空,只有將豁出去的敢為人先的精神光揚光大,“四化兩型”、“四個湖南”的美好願景才能成為三湘民眾的幸福果實。
  文/龔鵬飛  (原標題:論道湖南與實幹興湘)
創作者介紹

西班牙

vrxsph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