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華社電 中國與俄羅斯10日在日內瓦共同向裁軍談判會議(裁談會)全體會議提交“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條約”的更新草案,提出通過談判達成一項新的國際法律文書,防止外空軍備競賽和外空武器化。
  2008年中俄曾提交草案
  中國曾於1985年、2000年、2002年向裁談會提交工作文件,全面闡述中國關於防止外空軍備競賽的基本立場。隨著中國航天能力的逐步增強,中國更加重視對外空的和平探索和利用。2008年,中俄共同向裁談會提交“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條約”草案,以作為裁談會就防止外空軍備競賽問題談判國際法律文書的基礎。
  旨在推動國際法律文書締結
  中國特命全權裁軍事務大使吳海濤本月10日在裁談會全會上說,結合外空安全領域新的形勢發展和各方意見,包括政府專家組報告中提出的建議,中俄此次對草案進行了更新和完善,主要是對條約的定義與範圍、組織機構、爭端解決機制等條款進行一些補充、修訂和細化。這一新草案旨在推動裁談會向談判締結國際法律文書繼續邁進。
  “外空事務”誰在管?
  外空:即外層空間、宇宙空間,是指地球大氣層及其他天體以外的區域。
  海拔100千米高度為卡門線,是現行大氣層和外空的界線。
  領空:指主權國家領土和內水上空的空氣空間,是國家領土的組成部分。領空不包括外層空間。
  外空武器化由來已久
  ★1959年、1962年 美蘇分別發射第一顆軍用照相偵察衛星,外空軍事利用的局面從此出現
  ★1972年 美蘇簽訂了《美蘇關於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對外太空武器的發展進行了限制
  ★上世紀80年代 美國提出“星球大戰”計劃,實際上就是實現武器太空化
  外空武器有哪些?
  各類軍用衛星等
  外空武器(如太空戰鬥機)
  部署於外空的天基反導武器
  管理外空的國際組織
  聯合國大會:每年均通過“防止外空軍備競賽”的決議
  日內瓦裁軍談判會議:1982年以來把防止外空軍備競賽作為議程之一,曾在1985年至1994年間連續10年設立防止外空軍備競賽特設委員會
  “外空委”:聯合國和平利用外層空間委員會1959年成立,截至2013年有70多個成員
  現有“外空立法”(部分)
  ●“外空條約”(1967年簽訂)
  被譽為和平利用外空的法律基石,號稱“空間憲法”,規定了從事航天活動所應遵守的10項基本原則
  ●“月球協定”
  ●《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
  ●“營救協定”
  聲音
  新草案結合近年來外空安全領域新形勢,平衡考慮各國提出的意見和關切,對兩國2008年提出的條約草案進行了修改和完善。這是中俄為推動談判制訂外空軍控條約、防止外空軍備競賽做出的積極努力。
  維護外空的和平與安寧,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責任。藉此機會,我願重申,中方一貫主張和平利用外空,反對外空武器化和外空軍備競賽。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儘早以中俄提交的條約草案為基礎,談判達成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條約,從根本上維護外空的和平與安全。我們希望,個別國家認真傾聽國際社會呼聲,以建設性態度對待上述談判倡議。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1日表示
  ■ 解讀
  1 為何需要新“外空條約”?
  現有外空立法無法防止外空武器化
  軍事專家宋忠平表示,美國2001年宣佈退出1972年與前蘇聯共同簽署的《美蘇關於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後,對太空武器已缺乏國際條約的限制。
  又訊 中國特命全權裁軍事務大使吳海濤說,中方一直推動將防止外空軍備競賽作為裁談會的優先事項,這是因為,隨著空間技術飛速發展,外空武器化和外空軍備競賽的風險也進一步上升,這將阻礙和平利用外空,破壞各國在外空的安全互信,打破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不利於核裁軍進程。與此同時,現有外空立法無法防止外空武器化,也不能有效防止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據新華社
  2 誰在爭奪“制外空權”?
  美國不支持談判禁止太空武器
  冷戰結束後,在民用和軍事利用外空領域上遙遙領先的美國,對可能制約其技術和裝備發展的任何國際條約談判均持消極態度,同時也是少數不支持談判禁止太空武器的國家之一。
  2005年,美國還打破以前在聯合國這類決議投票中棄權的慣例,首次投票反對呼籲舉行這種談判。這項決議得到聯合國160個成員國的支持,美國是唯一投反對票的國家。近年來,美國更加重視和依賴外空,大力推動的以信息技術和導彈防禦為核心的軍事變革均離不開外空,甚至提出了“控制外空”的軍事理念。
  2006年,時任美國總統喬治·W·布什簽署新版《國家太空政策》。這份文件全面修訂1996年老版《國家太空政策》,宣佈美國會繼續執行已有國際條約,但“反對發展新法律體系或其他制約措施,禁止或限制美國對太空的使用與進出”。 據新華社
  3 外空武器如何研發?
  定向能武器、激光器都是“星球大戰”副產品
  軍事專家宋忠平說,從目前外空武器的研發實力來看,美國遙遙領先,俄羅斯也具備獨到的能力。美國在外太空武器化方面,尤其在里根時期做了大量預研工作,而且很多已卓有成效,如定向能武器、激光器等都是“星球大戰”計劃的副產品,儘管這一計劃沒有執行下去,但在技術上都進行了前瞻和預研,有些也具備了一定的實戰部署能力。包括我們熟知的X37B就是一個太空戰鬥機,這源於星球大戰某個子計劃的發展,此外還有X51A、HTV2等高超音速飛行器。
  美國提出“星球大戰”計劃後,前蘇聯也對應地提出了國家振興計劃,這個計劃提出要加強反衛星能力,比如自殺式衛星就是這一計劃的產物。另外,現在俄羅斯的地基激光武器,能通過對衛星的照射,使衛星致盲或者摧毀。所以俄羅斯在這方面積累了很多經驗。目前,中國也具備一定的反衛星能力,但中國一貫反對太空軍事化。
  4 草案如何能“通過”?
  “簽署國家越多,法律效應就越大”
  軍事專家宋忠平表示,該草案2008年提出後,在征求意見過程中,各國都有自己的考慮,幾經修改。不過美國並不願意簽署這樣一份協議,因為,美國要保持自己的反導優勢,需要把一些反導武器放在自己的太空基地。美國現在不斷試驗反衛星能力,所以草案中也特別提到保護太空資產。
  如果說2008年這份草案還是一個征求意見稿,此次這份已經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草案。對於最終草案能否形成決議,宋忠平說,如果由聯合國主導,就可以讓成員國來簽署這個協議,簽署國家越多,法律效應就越大,簽署國達到一定數量就可以成為國際法,需要共同遵守。
  本版採寫(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閆欣雨  (原標題:中俄提交“外空條約”新草案)
創作者介紹

西班牙

vrxsph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