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昌俊
  據報道,深圳國企深圳市口岸管理服務中心最近實行的車改方案:總經理每月補貼6800元,副總經理每月4800元,部門正職與副職每月補貼分別為3600元、3200元。遠超過7月公佈的中央和國家機關車補標準,堪稱“最牛車補”。對此,有關人員回應,此標準系執行深圳市國資辦2003年下發的市屬國企公務用車改革指導意見,並未超標。
  對比國家機關的車補標準,深圳口岸管理中心的車改方案,已然大大“超標”。但其並非憑空設定,根據深圳市國資辦的相關文件,這一高標準,並未出線。但是,這一標準的合理性,顯然存疑。
  在國企車改方案並未出台的背景下,這一明顯有自肥嫌疑的車改補貼標準,顯然是對於儘快制定國企車改統一標準的一種敦促。事實上,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此前也表示,對國企、事業單位等公共部門的公車改革,要專門制訂方案。對此,不少人建議,應加快國企車改方案的制訂,防止一些國企擅自借車改自肥。但不容忽視的是,較之於由財政供給的機關單位公車支出,屬於企業性質的國企的公車補貼,是否能夠完全通過具體的標準得以約束,一刀切是否公平,仍要打疑問號。
  鑒於國企的公共屬性,其公車管理納入統一的標準範疇,乃理所當然。但國企車改具備的複雜性在於:一來,由於國企運行的靈活性需求以及行業屬性的差異,一刀切的標準執行,是否公平,存疑;二來,即便嚴格按照最低標準執行,是否能夠堵住其他的隱性補貼,更具有不確定性。需知,國企內部的職務消費之高,歷來就受到詬病。杜絕國企的公車亂象,首先需破解的一個命題是,為何在多年前的市屬標準和全國性的類比標準面前,作為企業的國企卻很自然地選擇了“就高不就低”?國企的效率意識和成本意識,為何如此虛無?
  事實上,正如有政協委員所稱,國企公車只是國有資產監管缺位的一個表象,其內在問題在於許多國企並沒有形成一個完善的資金流向監管機制。誠如斯言,國企車改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或許不只是一份頂層標準的缺失,而是國企改革如何進一步推進,加強對於國企資金用途的監控和管理,使其內部財政運轉透明化。
  眾目睽睽之下,國企的自我改革不憚於“就高不就低”,除了管理者的逐利性使然,更重要的是法人治理結構的欠完善,即目前多數國企還遠未形成真正意義上的現代企業制度,缺乏成本控制的自覺。而車補標準的高低,本質上就是國企如何控製成本、如何花錢的問題。如果沒有效率意識和成本意識,自然會傾向於自肥。
  在中央對於國企車改的標準未出台前,一些地方國企率先啟動公車改革,固然能夠體現一定的改革主動性。但鑒於其自訂的車補標準之高,與其說是彰顯改革自覺和勇氣的行為,不如說是在改革標準出台前,被改革者率先亮出自我的改革期許,以及“早改早得利”的博弈行為。國企車改的頂層設計顯然不應忽視這樣的無序行為。因此,國企車改方案的制訂,一方面要多吸納各方的意見,另一方面要更多考慮與國企改革相結合,只有實現“雙輪驅動”,方能起到良效。
  朱昌俊  (原標題:破解“最牛車補”,)
創作者介紹

西班牙

vrxsph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